重庆医生用“催眠神经”疗法 为癌症患者缓解疼

  人们对癌症末期的镇痛的理解,通常是依靠吗啡等止痛药物。据资料数据,甚至有70%的癌痛患者以为得了癌症“痛是正常的”,而默默忍受癌痛的折磨。催眠传递痛感的神经,让其不再向大脑中枢神经“通风报信”,从而缓解癌症患者的痛感,怎么做到的?超声科不是做检查的吗,还能为癌症患者做治疗?

  还有这操作?麻醉奇神经来镇痛?

  李大妈患有晚期宫颈癌,经治疗后,肿瘤得到了控制,但肿瘤导致的会阴部的疼痛却让她生不如死,几乎睡不下一个完整的觉。四川省肿瘤医院超声医学中心主任卢漫会诊后,建议李大妈做奇神经节阻滞治疗。

  在超声引导下,卢漫将穿刺针精准到达骶尾关节关节的前方,也就是我们俗称的“尾巴骨”的前方,这里有一个叫做奇神经节的神经组织,然后将麻醉注射到此部位,神经就立即被“催眠”了。当李大妈从治疗台上下来,立即就感觉没有那么痛了,次日回访,李大妈激动地说,这么多天,终于睡了一个安稳觉!

  麻醉神经镇痛,真的有那么神奇?其实,奇神经相当于大脑中枢神经的“信号兵”,将人体盆腔和生殖器的“喜怒哀乐”传递至大脑。让奇神经睡觉后,也就无法向中枢神经“传递信息”,这样患者就不会感受到“痛”了。

  卢漫介绍说,在人体,奇神经并非唯一的“通信兵”,颈部的星状神经节、腹部的腹腔神经丛上也有类似的功能,分别管辖头面颈部、上肢、上胸部和腹部的内脏。这些重要的交感神经节被适量的药物麻醉后,不光可以减低人体的痛感,达到治疗和缓解疼痛的效果,星状神经节还能调节植物神经系统、内分泌系统和免疫系统,有助于维持机体内环境的稳定,纠正植物神经失调。因此,不仅是癌痛患者,有些慢性疾病,也可以通过催眠神经节的方式予以治疗。

  毁损神经?终末期患者的“止痛药”

  但有的时候,医生也会使用无水酒精或射频消融等方式,将这些神经节毁损。

  毁损神经节?卢漫说,这一措施,多是用于顽固性疼痛和癌症终末期患者,尤其是让晚期癌痛患者在有限的生命时间里,尽量减轻患者的疼痛,提高生存质量,有尊严地活着。

  卢漫告诉成都商报记者,有件事情让她记忆犹新,那是个周末在外地开会,有个胰腺癌患者在晚上12点给她打电话,说自己痛得受不了,止痛药也没有效果了,想跳楼。身在外地,卢漫只能在电话里劝慰患者,为了分散患者的疼痛,和她聊了半个小时。但等卢漫第二天出差回来,这名患者却怎么都联系不上了,手机永远关机了……“不仅仅是患者,对家属来说,看着自己的亲人无时不刻不在忍受痛苦,也是巨大的心理压力。”卢漫说。卢漫及其介入团队在2017年一年间,成功完成30多例癌痛患者的治疗,其中约10例是胰腺癌、十二指肠癌等上腹部恶性肿瘤患者。

  1996年,世界卫生组织在癌痛指南中新增了介入治疗。即在非阿片类药物、弱阿片类药物和强阿片类药物后,加入了介入治疗——区域阻滞麻醉技术、神经毁损阻滞术,持续输注泵系统和神经调制法等。

  但毁损神经节,也并不是“万能药”,也有穿刺风险和副作用,所以一定要严格把控适应症。对于有凝血障碍、穿刺区域有感染、没有安全的穿刺路径的患者,不能实施超声引导下癌痛治疗。对于普通慢性疾病患者,毁损神经节不是最佳方案。

  细微神经节如何保障安全?

  超声引导是关键

  神经节那么小,怎么能够准确地找到并且实施手术呢?这就跟超声有关了。

  卢漫介绍说,神经的阻滞和毁损,既往多是凭体表解剖标记和医生的经验完成,由于神经的变异和不能看见穿刺针路径和针尖位置,易导致失败和意外。现在更多是在CT或超声引导下完成,但相比CT引导,超声无射线,通过屏幕上的实时显示,可以清晰看到穿刺针的路线,避开肠管、血管、骨头等,随时调整进针方向、深度,当针尖到达目标后,进行精准治疗。

  同时,注射药物时,加上少量的超声造影剂,可以避免药物误入血管、直肠等重要组织,还可以实时评估药物的弥散范围,掌控用药分寸,预估效果。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